首页 > 财经速递 > 叙事如何重塑事实:刘强东律师声明详解
2018
12-25

叙事如何重塑事实:刘强东律师声明详解

Photo by Andrik Langfield on Unsplash,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呦呦鹿鸣(youyouluming99),作者: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世界很大,也很复杂,我们不可能事事亲历,更多要依赖于他人叙事。所以,是言语,而不是事实、真相,构建了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也正因为如此,叙事,或者说怎样讲故事,对于一件事情具有重塑作用。

言语系统是如此复杂,叙事者目的又是如此不堪,由此,追逐真相,成本极高,一路都是各种套路各种坑。

2013年,我就在一个传播讲座中分享了这个主题,后来在几家企业中陆续分享了几次。当时引用了古今中外很多案例,但是,我从未想到,近日,刘强东先生及其律师,提供了一个更加经典更加鲜活的案例:刘强东案律师声明。这个声明将中文叙事的能量发挥到了极致,它选择事实是如此精准,以至于我第一时间都被套路了。

让我们一起来解剖看看:

刘强东代理律师Jill Brisbois女士就案件事实的公开声明

在经过了一个彻底的,长达三个半月的调查之后,亨内平县检察官办公室宣布将不会对我的客户刘强东先生提起任何指控。

这段话,“彻底”等词语,要和媒体的大标题《刘强东无罪!》结合起来看,“无罪”和感叹号,形成了与公关之间的精巧配合。一般人很少意识到:“不指控”,在法律上往往是证据问题,不等于无罪。事实上,任何人在未经判决之前,都是无罪的,所以无罪不是新闻,证据不足不起诉才是新闻。但是,证据不足等于无罪吗?

刘强东先生在Origami餐厅聚餐前不认识女方。刘强东先生和他的助理都没有邀请女方参加晚宴,也没有邀请她坐在刘强东先生身边。

这段陈述,将事实描述成“女生不请自来”,由此给读者形成暗藏目的的引导。

一般读者不会注意到:刘强东没有邀请,不等于说刘强东的合作伙伴没有邀请。而之前彭博新闻已经报道说,是深圳宏兆企业集团董事长姚其湧邀请受害女生出席晚宴。姚其湧和刘强东是合作伙伴,比如2017年8月,京东集团与宏兆集团等公司,以共同组建公司的方式,投资300亿元人民币在广东东莞市凤岗镇建造智能产业新城。

一般读者也不会注意到:在这样的场合,安排女生坐在刘强东身边这种C位,如果不是刘强东有打招呼或者心照不宣的默许,是做不到的。 

一般的读者也不会想到:女方是不是不请自来,与刘强东是不是QJ,其实并没有关系。 读八卦,大家都习惯性不动脑,生活已经太多不容易,读新闻还要费脑,实在残忍。

刘强东先生的助理买酒为两场聚会使用:在Origami的聚餐,有大约24个人;以及第二天晚上将要举办的另一场晚宴。在Origami的聚餐中只喝了一小半的酒,14瓶左右。聚餐结束后,没喝的酒被装回到车上。

刘强东先生和女方在聚餐时都喝了酒。期间女方曾主动向刘强东先生敬酒,而且还主动给自己的杯子里倒酒。刘强东先生没有喝醉,女方也没有任何行为迹象表明她喝醉了。

这段话的核心事实叙述是女方曾经主动敬酒,这种引导性叙述非常邪恶。在中国人的饭局,向主座位的人敬酒,是最基本的礼仪,也就是说,谁都会和刘强东敬酒。但是,这个信息放在这里叙事,就有了“女生主动引诱”的认知引导。这多可怕啊,以后谁还敢向饭局里的领导、客户敬酒?

晚餐后,大家共同决定前往一间由一名聚餐参与人租下的房子继续聚会。

女方主动说她想参加聚会,所以和刘强东先生一起离开了Origami餐厅。女方、刘强东先生和他的两个助理一起乘坐刘强东先生当周租赁的一辆SUV前往那个房子。

在车里,刘强东先生的助理目睹了女方主动与刘强东先生亲热,没有任何拒绝或不情愿行为。

车停在了大家正在聚集的那个租下的房子的前面。两位下了车,但是女方主动建议去女方的公寓而不是参加聚会。刘强东先生和女方回到车上,然后女方主动把公寓地址输入司机的手机以帮助其找到她住的地方。

这段叙述,“情愿不情愿”是主观判断,并非核心事实,关键事实叙述是女方主动输入公寓地址。一个人不愿意参加对方聚会场所,让别人送自己回家,难道不自己主动告诉对方地方,还靠对方猜测么?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这个事实被精准选择并叙述出来了。

到公寓楼后,女方邀请刘强东先生进入大楼。她用自己的门禁卡打开大楼的门并示意刘强东先生进去。女方主动挽着刘强东先生的胳膊走进了大楼。

公寓里的另一位居民在走廊上看到了女方和刘强东先生。他注意到刘强东先生和女方胳膊挽在一起走得很近,两人看上去都很高兴。两人看起来都没有喝醉,女方路过的时候面露微笑。

在房间里发生的一切都是自愿的。该女士整个过程都很主动,没有任何不情愿的表示。他们睡着后几个小时警察来敲门。警察把刘强东先生和女方带到外面,然后在一个单独的地方对女方进行了大约30分钟的调查访谈。访谈结束后,女方找到刘强东先生并向他道歉,说这是一场误会。随后,警察把刘强东先生送回了酒店,因为他们判断没有任何犯罪行为发生。

当天的下午和晚上,女方发送数条短信给刘强东先生的助理要求与其见面。这些短信开始还是友好和礼貌,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带威胁。在女方要求下她与刘强东先生的助理见面,谈判未果后又要求与刘强东先生见面。刘强东先生同意在女方选择的地点——卡尔森商学院与其见面。他到学校大楼后没多久就被警察逮捕。刘强东先生并没有在卡尔森商学院的大楼里见到女方,但他看到了一名男子似乎在拍摄警方逮捕过程。这段录像后来被人提供给了媒体。

刘强东先生对执法部门的所有调查都给予了配合。大约在16个小时之后,他被无条件释放。不久之后,刘强东先生就回家了。

当刘强东先生还在被关押时,女方主动要求刘强东先生的律师给她打电话。在刘强东先生被释放后我按女方的要求给女方打了电话。女方在几次通话和短信沟通中反复索要钱财,并威胁如果她的要求得不到满足就要将此事公开并起诉刘强东先生。刘强东先生坚决拒绝与其谈判。此后不久,女方聘请了人身伤害领域的民事律师,并在案件调查期间通过媒体反复散布大量不实信息。

饭局是她自己要来的,酒是她自己要倒的,地址是她自己输入的,床上是她主动的……相信很多人读到这里,会感觉到刘强东先生这样一个几百亿身家的企业家,就如同一个纯洁无暇、萌到极限的小羊,被一个小女生摆布在股掌之间。

这符合逻辑吗?有一位朋友说:“读完这些,感觉在‘为睡过的女人支付封口费’和‘被起诉强奸+实锤出轨+公告天下+不可估量的商业损失’之间,刘强东先生坚持原则,毅然选择了后者。”刘强东还成了不惜一切坚持真相的正义化身?

这科学么?我觉得这不科学。

为什么会形成这种观感?关键在于后面的这么多信息中,反复强调的是女方索要钱财。这是对中国人心理的准确把握。不管多么俗气,中国人在明面上谈钱,还是有一点羞耻感的。强调这一点,就将女生摆在了大众心理的对面。

其实,细想,即便这是事实,要钱,以及要多少钱,完全是当事人自己的事情。不管刘强东这个声明如何辩解,发生关系是事实,如何认知自己精神伤害以及索赔金额,完全是自我评估的,天文数字也不为过。如果对方确实存在问题,刘强东完全可以反诉对方敲诈勒索。在这里,作为叙事,最大的问题是缺乏了平衡性的信息,也就是缺失了另一个独立信息源。

刘强东先生在案件调查期间打破常规,主动接受明尼阿波利斯警方的访谈要求,因为他没有任何可隐瞒的。他和女方之间的事情完全是双方的自愿。当相关证据被公布于众之后,大家就会清楚地看到检察官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刘强东先生没有犯任何罪行。

刘强东先生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答应女方要钱和解的要求。在此之前网络上所有有关给钱私了的传言都是谣言。

Jill Brisbois

很难想象,署名这篇声明的律师,也是一位女士。这个声明最大的问题是单方面选择性传播事实,所以,这里我把女方信息也摆出来:女方律师Wil Florin认为刘强东律师Brisbois所列事件细节“与目击者的证词截然相反”,并表示女方会坚持上诉:

此案应该由民事诉讼陪审团来决定被告人的命运。刘强东、他在北京的电商巨头京东以及他的代理人,应该要对他当天晚上的行为负责。

“如果谁想知道性侵受害者缘何踟蹰不决,不愿站出来向权威机构伸张正义,只要看看亨内平县检察官办公室处理这一决定的方式就知道了。调查人员从未与受害人见面;他们从未与受害人进行过面对面的交谈,他们甚至从未试过去会见她的律师。她的故事需要让世人知晓。站在她的角度,我们绝不允许其尊严遭践踏,真相被掩盖。”  

女方的陈述也有问题,因为太多理念性的内容。这里就不分析了,不过,里面有一句话是对的:“她的故事需要让世人知晓”。这不仅是因为八卦,而是因为,以京东如今的体量,已经涉及公共利益,已经让公众知情权的重要性超越了其掌门人隐私权。

叙述一个故事,是一门学问。当一个大集团的公关体系携带巨大的资源介入了一个重要事件的叙述过程,也就意味着,对这一事件的认知,形成一个隐蔽的战场。这个战场同样是血淋淋的。真相显然并未完整出现,但是,它已经足够昂贵。希望当事各方都能从中吸取经验教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呦呦鹿鸣(youyouluming99),作者: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7958.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