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要闻 > 跟风“黑”把罗振宇
2019
01-05

跟风“黑”把罗振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

值得注意的是,罗辑思维团队并没有在对外宣称稿件中提及今年《时间的朋友》的收视率。

我可以理解为,今年的收视率一般,不足以作为“亮点”拿出来说。

收视率不高,对罗振宇跨年演讲这个产品来说是件好事,因为它能赢过明星云集的跨年晚会,赢过刷手机跨年的新传统,本身就是反人性的。知识明星打败流量明星,是一种妄念,应该祛魅,回归本质:“一群人在某个特定时间的约会。”

当2019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罗振宇谢幕,对罗辑思维团队来说,工作并没有结束,还没到刀枪入库的时候,因为第二天的舆论反扑是保留曲目,他们必须要清理战场,做大量的解释工作,连带罗振宇的朋友们也跟着受累,大过节的还得发文回怼。

我从朋友圈中看到脱不花女士带着孩子在度假,这或许是她奔忙了大半年后,难得的有大块时间给到家人。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还要给替给罗振宇解释、圆场、声援的文章们转发、点赞。

我于心不忍。从来没看过央视春晚的导演大年初一还不能睡个囫囵觉,得战斗在网络一线的事,因为任何带刺的声音都有强力部门帮忙摆平,直到人们认识到“吐槽春晚”是一件危险的事。

而脱不花们不能,他们一边要传播跨年演讲的精华内容,一边还要不断对每年都会冒出来的刺头做解释工作。

在我看来,这一攻一守,了无新意,重复如放鞭前的《难忘今宵》。一方说:你丫是骗子,另一方说:我他妈骗你啥了。尽是一些车轱辘话。

改革开放四十年,人们才普遍接受“商业是最好的慈善,商业是最高的道德。”以前叫投机倒把,薅社会主义羊毛。《时间的朋友》不过才三年而已,“知识经济”还不是一个能被大众普遍接受的概念,很多人依然认为通过分享知识赚钱的人是骗子,他们依然认为“今日所学必要有所得”是应该得到的承诺。

我不知道罗振宇团队需要花多少年才能扭转人们的看法,或许永远不能,因为在中国的历史上,“反智”这个事,对“知识污名化”这个事,也是周期性出现的。

我有一点特别不理解。

一个人基于“公众利益”的考虑,去操心别人,可以说是“大义”的行为。譬如你和你家人从来不体验权健的垃圾服务,但你愿意围观,愿意声讨,你丫就是侠之大者啊。

一个人既没有花钱、花时间去看一个人的演讲,却对愿意付出的代价的人嘲笑、奚落,用尽一生的机灵,到底图个啥呢?

一个进出自由的充分市场行为,并不似有公权力背书甚至是对公众健康有害的保健品,我不知道有什么替别人操心的必要。

我另有一点更不理解。

我国,包括一些精英分子,普遍缺乏公共说理的基本能力,谈一个问题和现象,还是上来先“定性”“贴标签”,而不是就事说事,输出高质量的见解。

《时间的朋友》作为现象级的知识产品,当然有审视、讨论的必要,你大可谈谈它的内容架构、价值起源甚至是仪表台风,而不是上来就定性骗子、忽悠、毒药,更搞笑的是和国民性联系起来了。

很遗憾,我没看到高质量的学术性探讨,我看到太多的人身攻讦。高高在上的知识精英,牢牢站在鄙视链的上游,输出的也只是“鄙视”而已,更缺乏对处于知识获取低阶层人士抱有同理心。

这其实也是一种困境。知识精英能成体系输出,能兼顾受众口味的输出,能分层次的输出,是一件复杂而困难的事,“得到”名师不一定是最好的老师,却一定是最适合对某个群体输出的老师。我想罗振宇找到这些老师,也并不容易。

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儿,做不到便瞧不起,是最令我瞧不起的事。

那么这篇文章是给罗振宇和《时间的朋友》唱赞歌的文章吗?

啊,不是的。《时间的朋友》行至今年,确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下面是我的一孔之见,刀枪无眼,难免会伤人,还望各位师友海涵。

我认为从今年的《时间的朋友》,能看出罗辑思维智囊团的力竭。以鸡汤、段子、金句、自创词辅以案例铺陈整个跨年演讲的模式已经让人审美疲劳了。

提供这些素材的人,有几个就在我微信朋友圈里,我会为他们瞬间的灵感智慧点赞,但拿出来串联2018年的一些事件、现象,就实在经不住推敲,也不够严肃了。

譬如“你在朋友圈里又佛又丧,在收藏夹里天天向上。”

这话初看有机锋,但细想有啥逻辑和意思呢,“你”是谁?是我吗?我可不这样。

类似的俏皮话,知乎上俯拾皆是,你总不能拿这些当演讲的底座,然后往上堆案例,进而提炼一年的总总吧。

我有点怀疑,罗振宇智囊团在做《时间的朋友》策划会时,就是大家伙闭上眼睛回忆一下,今年网上都有哪些让人一机灵但还没传播开的小众金句,每人贡献一条,然后我们往里添肉。

这却导致《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略显轻浮,缺乏大部头的、严谨的理论输出。它不该是一场罗振宇2018访谈录的呈现。

再有,罗振宇未必要独自强撑四个小时。罗永浩如此恋战的人都知道分点时间给朱萧木呢,罗振宇大可让薛兆丰等人上来各自发表二十分钟的演讲。

这一来是诉诸权威,薛兆丰说经济学,吴军说科技,显然会比罗振宇更有说服力;二来,也是借此良机,抬一抬自己旗下的知识明星。

最后一点,我可能有点强人所难了。我去年在《时间的朋友》跨年现场,已经听出了一些“主旋律”的味道。基于上星卫视的播出要求,跨年演讲的基调必然要是:“困难再多,祖国稳中向好。”今年也不会变。再看吴晓波的跨年演讲直接打出“国运70年”的招牌。

说实话,我是有点生理不适的,他们口中的环境与我所见所闻差异甚大,他们有自己的不得已,但我也要说:缄辞杜口,文过饰非,也是给时代做了场语言上的美图秀秀。

我在日本跨年的时候,看到当地某台在黄金时间播的节目是一群人玩抢凳子游戏。真无聊,但我足足看了半小时,没有愤怒,非常佛系。我想日本人戾气不那么重,可能是因为手头的选择太多了。如果咱们这边跨年夜,有的台纠集一帮明星表演,有的台就播母猪产后护理,还有很多台找了罗振宇、王振宇、李振宇说脱口秀,或许大家的怨气就被摊薄了。

谁让咱们只有一个罗振宇呢,罗振宇是时候培养点对手了。

罗振宇在朋友圈回应网上的非议时说:“刚刚去把卖我健身卡的骂了一顿,我减不了肥,不赖你们赖谁?”

我觉得这个回应并不高明。一来确凿认同坊间关于“知识经济等于卖健身卡”的论调,矮化了自己的事业。二来,骂你罗振宇的人可不是拿真金白银消费你的人啊,多是岸边看着的人,这个类比实属不当。

再者,买了健身卡的人,又按计划训练了,却没有效果,骂娘是可以的,如果合同里承诺了效果却没达成,店家还要承担责任。

“得到”课程万万不会做此承诺,但有客户骂两句,也是正常,总不见得100%好评吧?

“类比”是门课程,罗振宇应该开一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三表龙门阵©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9759.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